潜伏站长知道余则成身份吗(潜伏站长说就剩我们俩了)

站长早就知道余则成的身份,洞若观火、毫发毕现,但站长始终没有表露过分毫。

余则成的身份对别人来说很重要,但对站长来说,一点也不重要,你是什么样的人,取决于站长想让你成为什么样的人。

马奎谁都知道他不是卧底,但站长希望他是,他便是了,哪怕仅仅从他家里抄检出“雪山千古冷、独照峨嵋峰,”谁都知道这是蒋介石的诗词,但站长说这是证据,这就是铁证。

你是不是卧底,对于站长来说不重要,也不是问题。

有问题的是,你是或不是,给站长带来好处还是坏处。

马奎私下竟然敢调查站长,所以他是,不是也是,想办法也要让他是,必须得是!

潜伏站长知道余则成身份吗(潜伏站长说就剩我们俩了)

大家群策群力,积极献言进策,余则成就不用说了,还不用自己动手,几次下套借别人手就干掉了马奎。

想让马奎是卧底的人太多了。

他的老婆马太太偷洪秘书,洪秘书甚至多次暴露漏洞,让他从自己身上拿走钥匙,洪秘书忍辱负重,心机很深。为的就是借刀杀人。所以老婆和洪秘书都希望他是

他和陆桥山竞争副站长,那对于陆桥山来说,这远超杀父之仇、夺妻之恨,他必须是。

他杀害了余则成的恩师吕中方,又对余则成挚爱左蓝构成威胁,还知道自己的秘密,余则成必须让他是。

站长原来是用他来牵制陆桥山,自己身边隐患太多,虎视眈眈,陆桥山是郑介民的人,马奎是毛人凤的人,他原来是用他们互相牵制,站长也不容易,为了捞点钱,每天殚精竭虑、与虎谋皮,但知道马奎竟然敢私下调查自己,所以站长必须让他是。

潜伏站长知道余则成身份吗(潜伏站长说就剩我们俩了)

最后马奎就被安排成了卧底,其实每个人都知道他不是,但是大家借刀杀人玩得很娴熟。

而余则成明明是,站长却根本不在意。

因为余则成是不是卧底,对站长来说根本不是问题。

马奎和陆桥山不是卧底,可一个是毛人凤的侍卫、一个是郑介民的兄弟,他们那就是公开的卧底,退一万步讲,卧底只是搞搞情报,而陆桥山未来目标是搞掉自己的位置取而代之,马奎的任务是搜集自己的罪证办掉自己,他们表面不是卧底,但对站长来说,可比卧底更可恶千万倍。

而余则成呢,不对,是则成,还不对,是兄弟,他对站长不但没有任何威胁,还帮助站长大笔捞钱,捞得站长舒服极了。

搞到了穆连成的广州酒厂

搞到了斯蒂庞克牌汽车,陈纳德坐的那种,这不是轿车,这是桥车形状的金条。

搞到了超过整个县城的财富……

他是自己的学生,在内可以用来牵制陆桥山和马奎。

在外又帮自己搞到了数不尽的财富。

“不谋万世者,不足谋一时;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”。

潜伏站长知道余则成身份吗(潜伏站长说就剩我们俩了)

余则成是潜伏坏处可控,好处更大,进可以让他帮助自己赚钱,退到时万一国党败退,自己投诚的时候,兄弟之间什么事都好商量,再说,自己对他如此照顾,到时他也会知恩图报不是。

这就是站长对余则成的态度,当然,这样的态度是后面余则成积极靠拢,主动表现,尽忠尽职才换取的大好局面,开始的时候,站长对余则成还是有过保留、有过试探的。

余则成:本来第一天就应该告诉您,但又发生了泄密的事,吓得我不敢说


站长吴敬中:你以为你不说,我就不知道了吗?


余则成:我知道,您会知道的,戴局长也一定会告诉您。


站长:你找了个好靠山呀,局长已经西去了,我是既不能相信,也不能怀疑。

余则成的红颜知己是左蓝,但余则成来到天津站的时候,这样重大的履历关系却从来没有主动报告,站长怀疑有充分合理的依据。

潜伏站长知道余则成身份吗(潜伏站长说就剩我们俩了)

站长是老军统出身,搞点情报、找点密探,对站长来说那是极其简单的事。站长的业务能力超过很多人的想象。只要站长愿意查,那真相很快就会浮出水面。

可站长这个高度他知道:水至清则无鱼,人至察则无徒。

搞得太清楚,自己怎么好浑水摸鱼,

自己天津站这潭水就清澈吗?

有陆桥山背后的郑介民,马奎背后的毛人凤在这里兴风作浪,能清吗?

再说,自己清吗?自己爱酒厂、爱美元、爱金条、爱古董,自己要清,怎么会有如此纷繁奢侈的爱好。

潜伏站长知道余则成身份吗(潜伏站长说就剩我们俩了)

上面清吗?凝聚意志、保卫领袖,站长从这几个字里可是看出,人不为己、天诛地灭的。

所以,回头再看余则成是不是卧底,还需要深究吗?

站长不是没有想过一查到底,可查清了又如何,余则成命运如何不说,关键是站长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?

没有他帮助自己去捞钱,自己能亲自披挂上阵吗,不为了这点俸禄,站长做的还有意义吗?

马奎、陆桥山肯定会更加肆无忌惮、为所欲为。

那站长是不是自断臂膀、亲者痛、仇者快。

潜伏站长知道余则成身份吗(潜伏站长说就剩我们俩了)

余则成比任何人对站长都要忠心,不但能帮站长捞钱,还能帮他解决问题。

戴笠来天津视察贪污腐败、整治手伸得太长的问题。这每个问题都让站长夜不能寐。

而站长两个得力手下在干什么?他俩忙着觐见,马奎天天找站长的黑材料,他肯定准备在觐见的时候进谗言。

陆桥山也靠不住,天天躲在办公室打电话给郑介民。

只有余则成,在关键的时候为站长排忧解难。

潜伏站长知道余则成身份吗(潜伏站长说就剩我们俩了)

余则成是戴笠的人,在公事上铲除李海峰大汉奸,私事上帮助戴笠追回了被日本人扣押的他和蝴蝶的私人货船。

所以余则成在戴笠面前说得上话,但他却帮助站长极力周旋,果然,和戴笠谈完话出来,余则成和站长擦肩而过,他对站长会心一笑。站长心里一阵温暖和感动。

等到戴笠再找站长谈话的时候,已经没有了剑拔弩张,更没有公事公办,火药味荡然无存,甚至取消了后面所有的谈话,这自然是余则成和戴笠谈话收到的奇效。

不但帮助站长度过了危机,更杜绝了其他人进谗言的机会,那一刻起,站长心里就在暗暗发誓,不管则成是不是卧底,他从此以后,就是我的兄弟,荣辱与共,祸福一生。

潜伏站长知道余则成身份吗(潜伏站长说就剩我们俩了)

从这件事之后,站长再也没有深究过余则成的身份问题,自家兄弟,肝胆相照,更何况余则成源源不绝帮助站长搞来了酒厂、轿车、美元、金条。

这卧底要都能有这觉悟,站长恨不得马奎和陆桥山都是卧底才好。

再后来,站长已经不仅仅是因为余则成能帮他捞钱而对他好,而是彻底把余则成当成了自己的兄弟,俩人在一起的时候,聊的话题都是掏心掏肺的话,

吴敬中曾经和余则成有过这样一段掏心窝子的话。

吴敬中:则成啊,天津站的得失在什么啊?在几个偷偷摸摸的军官吗?在几个偷鸡摸狗的间谍吗?笑话!那么多重兵把守的大城市丢了,那么多战功卓著的整编军丢了,我们还在这儿搜情报抓内奸查帮派,试图保住大天津堡垒,不滑稽吗?


余则成:站长,您怎么了?


吴敬中:我想犯错误,我想被革职!在这么骗下去,是在骗自己啊!


余则成:您说吧,我们该怎么办?


吴敬中:活着,过生活!和翠平找个安静的地方过生活,天津没希望了,江北没希望了

站长对余则成是发自肺腑、真心实意的好,更是暗示余则成,你是不是卧底,已经不重要了,国军那么多大城市都丢了,战功卓著的整编军都丢了,我抓个卧底,有必要吗?有意义吗?

这话暗示的已经很明显了,说得直白点就是:则成,你是不是卧底,我抓根本没有意义。

后面更是暗示得非常直接,则成呀,和翠平去过点安静的日子。

这不是上级说的话,这是兄弟之间肝胆相照、肺腑之言,在这个时候,余则成是不是卧底,对站长来说,不但不是问题,有了问题,站长还会肝胆相照,护他周全。

潜伏站长知道余则成身份吗(潜伏站长说就剩我们俩了)

果然,后来李涯几乎抓到了余则成实锤的证据,他甚至录下了许宝凤和翠平的对话,铁证如山。

为什么李涯如此大费周章,因为他知道,站长一定会全面包庇,全力周旋、全心呵护余则成。

但在站长面前,李涯还是太稚嫩了,更何况,这次是站长和余则成联手,一个老狐狸,一个心机深似海。李涯,毕竟名字里有个涯字。面对李站长和余则成唱双簧,他毫无招架之力。

站长首先就给余则成和翠平洗地,他说:

翠平这个蠢的挂相的女人,她会是共党的探子。共党派这个傻娘们来能干什么?这里恐怕有误会,就算她妹妹是共产党又能说明什么?家里兄弟姐妹闹崩得很多?

这话说得太明显了,李涯听的目瞪口呆,站长帮的太明显了。一点都不含蓄了。

翠平蠢,不是卧底,因为她蠢,所以录音无效,什么,她妹妹是,那她也不是,兄弟姐妹闹的分开的多的是。

李涯没见过这么玩的,这几乎是在侮辱李涯的智商了,他要亲自拉着站长一起审讯,要把这个事情办成铁案,管你什么双簧。我先把余则成搞黄了,看你怎么办。

潜伏站长知道余则成身份吗(潜伏站长说就剩我们俩了)

站长暗示余则成:所信者,听也,而听犹不可信,怎么解释? 则成啊,希望你能说得过去。

要知道,当时他想让马奎成为卧底,可是指着蒋委员长的诗就开始说瞎话,想陷害陆桥山的时候,可是拔出枪就准备当面霍霍掉陆桥山。

唯有对自己的好兄弟则成,他是左右周旋,极力护卫,全心全意袒护。

这话的潜台词就是:则成,你稍微解释解释就行,你解释好了,这个事情你好大哥——我,就帮你圆过去。

但余则成竟然坚持要和李涯当面对峙,那个时候站长很为难?他甚至直言不讳的说:

有些话你跟我一个人说,还有回旋的余地,非要他来不可,那可就是你死我活了”。

这说明什么,在站长心中,早就知道余则成是卧底,所以他担心,他觉得余则成还是不能全身全心相信他的好大哥,有事私下跟他说,兄弟俩的事,什么不好解决,跟李涯那个神经对峙,到时场面不好收拾的。

好在余则成胸有成竹轻松翻盘。

在余则成为自己足智多谋而沾沾自喜,站长心里轻轻感叹,傻小子,你那些证据都是多余的,你这么多年之所以觉得任务轻松,岁月静好,那是因为一直有个好大哥——我,在护你周全。

我说你不是,你就不是,是也不是。

我说马奎是,他就是,不是也是。

潜伏站长知道余则成身份吗(潜伏站长说就剩我们俩了)

在最后飞机上有这样的一段对话:

余则成:您只要信任我,我就跟着您,我喜欢潜伏,刺激。

站长:你心重,手不狠,不适合潜伏。

潜伏站长知道余则成身份吗(潜伏站长说就剩我们俩了)

这些都说明,站长对余则成,那是洞若观火、心如明镜。

为什么说他手不狠?

救活穆晚秋,而穆晚秋几乎知道他所有的秘密。

放走翠平老家的地主王占金,这可是知道翠平所有秘密的人。

放走许宝凤,这是录音带秘密的当事人,更何况她和余则成无亲无故,这样严重威胁到他生存和秘密的人,竟然也被放走了。

余则成作为卧底,在站长面前,简直可以说是漏洞百出,这些事情站长都清楚,所以他说余则成手不狠,要不是好大哥——站长照顾,余则成多少条命都交代了。

所以,在飞机上,站长才恨铁不成钢地说,你心重,手不狠,不适合做潜伏。

余则成说:我喜欢卧底,刺激。

站长看着他,得意的笑笑。颇有些深藏功与名的味道。

#理娱plus计划#

版权:本文由用户自行上传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本站仅供存储服务。如有侵权,请联系管理员,了解详情>>

发布
问题